Little Forest.

画像

字数统计: 372阅读时长: 1 min
2018/12/19 Share

        

小学时候,住在乡下,乡下有很多熟人。院子里种了一颗大杏树的翠翠娘娘,长得很帅哥哥跟长得很漂亮姐姐一家的东门娘娘家,不拘言笑的四爷爷,家里养了一棚子兔子的沟边上的小二哥哥一家,家里有红白机的琪琪,长得很壮脾气很好的小欢。
还有住在城隍庙街那条胡同里德高望重的姥爷姥姥,住在被称为樊的村子另一头据说曾是地主家后院对面的奶奶。

夏天里舅舅一家回来了,带着我最喜欢的弟弟,我们中午在姥姥家前后进的院子里玩,六月份的天说变就变,天阴了下来,下起了雹子。姥姥家很大,但是那时候一家人都聚在北边的大屋子里,木头门紧闭,木头雕花的玻璃窗户还留着年节的福字碎片,亮着昏黄的白炽灯。雹子豆子一样大小,打在院子里的青石台阶上,打在前进后进间的矮墙上。
定格在这个时候的记忆没有了下文,我永远记得那个夏天。

CATALOG